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氏族谱

明代江北第一制科状元马愉后人重修族谱!

 
 
 

日志

 
 

沂山弥河源头初探  

2015-10-22 00:00:44|  分类: 关于弥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10日晚,皓月当空。沂山三剑客月下“论剑”。其中话题之一,便是明天探寻弥河源头--五叠瀑。

    弥河,古称巨洋河(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有记载),是横贯县境南北的母亲河。她在古代临朐“八大景中”就有“弥水澄清通地底”的美誉。小时候,终日嬉戏游玩在母亲河的怀抱里;临河而居的我,是喝着弥河水长大的,却不知弥河源自何方,还以为弥水只是天上来。当上学后,从老师的教诲里,方知道弥水源自于县境南面的沂山怀抱,又汩汩滔滔北流而下,经由青州、昌乐、寿光三县市,汇入了渤海。

    再后来,在有关东镇沂山的文化丛书里了解到,这源自于沂山的大河,还不只这一条,东向流入安丘市的是汶河,南向的是沂河,东南向的是沭河,这源自于东镇沂山的四条大河俗称为“沂山四子”。

    在我印象中,这源自于沂山的母亲河就是出自于北山门西侧峡谷中顺流而下汇入沂山水库的溪水。作为熟读沂山这部大书的抱石堂主,在遍查资料并亲历考察后的结论是,弥水源自于西沂山的水石屋村西的天齐湾,而天齐湾的水源,则来自于沂山最高峰玉皇顶西侧悬崖上的五叠瀑。

    沂山还有“五叠瀑”?只知道沂山这声名遐迩的瀑布是三叠瀑,庐山有个三叠泉,这五叠瀑该是个啥样子呢?太诱人了!要不是每晚都得上网码字完“走近沂山系列”的任务,恨不能当晚就拽上二位剑门高手,趁着月光攀崖探瀑。

    翌日早饭后,收拾好相机、纸笔等随身物品,三剑客徒步上路。

    本来五叠瀑大约处在玉皇顶的偏西北方向,因为前往玉皇顶的道路大修,堂主建议走过停车场便西下进峡谷。皆颔首。

    有了上次团崖遇险的教训,沂山君警示说,这次可要沿路做好标记,不能在误入歧途了。堂主笑而神秘地答道,这回处处有险境,不能再走回头路了。上次谁也不能责怪,是真的遇见狐狸仙给迷糊了。看这堂主说的,上次是狐狸仙作怪,这次要是遇见沂山狼仙咋办?

    下沟谷的,是一条可能采蘑菇或者采药材人踩出的模糊小径,可不一会儿,那模糊的小径便消失了。好歹天气好,密林中光线清晰,堂主引领着小心翼翼地摸索前行。因为这里长年雨水充沛,古松参天,灌木丛生,荒草茂盛。尤其那千缠万绕的藤萝植物,象粗大的蜘蛛网,将树与树,树与灌木缠绕了个严严实实。前天,在去团崖的丛林穿越中,也见到过藤萝缠树的景象,可那是单株的。这里却很不相同,千缠万绕的藤萝植物象蜘蛛吐出的粗线,织成了密布的蜘蛛网。每前进一步,都得拨开面前的藤萝,或钻行,或跨越,行进极其缓慢。抬头仰望,只能从高大树冠的缝隙里看到支离破碎的天空。这简直就是误入了汪洋恣肆、极其张扬的藤萝世界,这可是北方的原始森林啊!

    摆脱了藤萝王国的纠缠,竟然费了一个小时,才深入到了峡谷底。前行,进入了一片高大、粗壮的栗子树林。这里再没有藤蔓的纠缠,有些豁然开朗之感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两人方能合围的巨树随处可见。树上的果实已经打净,地下是没脚深的栗子树叶,踩下去,松软舒适,且沙沙作响。堂主介绍说,这些栗子树大都超过百年树龄,山里林场的工人负责管理和收获。

    轻松穿越了栗子树林,却进入了怪石阵。在古松群里,曾经叹服那里象赶山会一般接踵而上的奇石阵。可这谷底的奇石呲牙咧嘴的,面目狰狞,很有些恐怖之感,故只能谓之怪石阵了。

    接连穿越了三个“雷区”,终于来到了所谓的弥河之源的五叠瀑之最上瀑。堂主逡巡四顾,终未找到首瀑的影子。“哪里去了呢?前些时还领着‘发现沂山摄制组’前来拍过片子呢”,堂主自言自语间,额头竟急出了汗珠。难道又迷路了?我和沂山君正也在焦急,突然传来了堂主的狂喊:“乌拉,在这儿”。

    循着堂主的呼声赶去,却见堂主正俯身盯着眼前一汪清泉。“一泓清泉,一泓清泉”,堂主反复念叨着,仿佛很不得一下子要把那汪泉水搂进怀里。当然,这发现泉水的惊喜,在我们并不亚于发现了一堆黄金。可那瀑布在哪儿呢?那涓涓无声的细细泉流,转眼消失于草丛乱石中了。

    一蓬蓬的荆棘和野蔷薇阻隔了去路。三剑客的手脚此时都有了划伤,我的左脚小趾被荆棘扎破,生疼生疼的。当钻出障碍,一阵潺潺的泉水声,象透明的琴声,悠扬颤响在前面灌木丛里。新的瀑流赫然入目,于是一阵欢呼,“咔嚓、咔嚓”,一阵快门声。

    当真正的瀑声轰鸣入耳时,方到达了谷底最后一道绝壁下的瀑布。汩汩滔滔的清泉水,象一群调皮的孩童,赤裸着、欢呼着,一跃而下十几米深的峡谷,落到石头上,溅起晶莹雪白的浪花,随即又钻入乱石丛里,没了踪影,唯有哗哗的水声,透过浓密的树林飞旋而上,惊起山鸟串串……

    高高的蓝天,纤细的白云,苍翠的山谷,潺潺的清泉,悠远的鸟鸣,当三剑客仰躺于瀑布宽大洁净的胸脯上,描画着五叠瀑下那水石屋西齐天湾的神秘景色时,手机报时声提醒着大家,已是午后了,该回返了。

    堂主见我依恋难舍,说,真要去天齐湾,估计还得顺谷底行走近四五个小时的路程,那就又难以回返了。别遗憾了,明天再去,有你走的。

    其实,此时的我已经很是知足了。今日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得以见到了母亲河最高的源头——五叠瀑,真正品尝了源头泉水的甘甜,聆听到了母亲河源头的脉动,感受到了母亲河的清纯脱俗,还有什么遗憾可言呢?

    齐天湾与老龙湾一脉相连,串起了晶莹传奇的神话故事,就留待明天去探寻、去倾听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